笔趣阁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牛头人只想好好活着 > 27.斩魄刀?!
    牛仁义现在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咒骂。
    高兴的是终于见到雷姆了,有了可以和对方接触沟通的机会。
    咒骂的是,近乎是同时,街巷的另一边,有部分东京区的专员注意到了他的动向,朝他这边走来。
    (你妈的,什么时候过来不好偏偏这时候过来。这是要把雷姆给逼的再次逃窜吗。)
    背对着叫住自己的东京都专员,牛仁义的额头滚下豆大的汗珠——十几分钟前,本间宪被雷姆一拳锤飞脑袋的画面可依旧历历在目。
    他可不想出师未捷身先死。
    “我真的认识菜月昂,你姐姐拉姆我也认识,我和你是一伙的。相信我的话,我现在可以把你收进一个异空间保护你。如果不信,你现在杀了我我绝不抵抗。”
    牛仁义把后背露给东京都的专员,同时用自言自语的方式对位于头顶正上方的雷姆澄清。
    他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能赌雷姆对菜月昂或拉姆的感情极深,能被自己忽悠进宠物空间。
    由于现在已被当地的s科专员盯上,所以此刻的他已断无可能像原计划一样对雷姆使出【镇魂散】将其暴力收复。
    近乎是牛仁义话音落下,雷姆的面前也难以置信的出现了一个虚拟界面。
    同时,一个虚空的声音也在雷姆的灵魂深处响起。
    “玩家牛仁义想收复你为宠物进入宠物空间,鬼怪是否愿意。十秒内不予以回答视为默认……10……9……”
    雷姆紧抿嘴唇,惊疑不定的看着牛仁义。
    虽然这三日来她在这世界后已见到了太多太多稀奇且见所未见的事,但空气中凭空冒出来字且脑海深处会响起别人的声音这真的前所未见。
    这时,她从对牛仁义的提议自然是左右为难。
    从对方口中的话可以看出,对方是真的认识自己姐姐和爱人的,因此才能说出先前那些话。
    但与此同时,对方身上的气息却和伤害自己的人非常相似。
    换做以往,雷姆在没弄清楚情况的局面下一定会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但今时今日不同,因为和那群近乎打不死的专员鏖战许久,所以在体力亏损的情况下,她的逃遁能力已所剩无几。
    现在再想逃虽然也可以,但定然会被那叫住少年的专员看到。
    届时不可避免的又是一场激战,她或许能在魂飞魄散前再拉几个垫背。
    可最后的下场就是魂飞魄散。
    该怎么办呢,是鱼死网破。还是……
    (要不……同意一下,能开辟出一个空间收纳灵魂的存在至少是大魔导师级别!)
    (如果对方真想对自己不利,也犯不着骗自己进入什么空间不是吗?)
    “快点做决定,要不杀了我,要不进空间!如果被他们看到我和你在一起,最后我也难逃一死!我是真的可以有空间让你躲的。”
    牛仁义语速急促的对雷姆再次催促。说话间,他再次释放出了那只他玩游戏获得的奖励【我是会拉屎的海鸥】。
    下一刻,今天损了薰儿的米田共再次现身。
    见牛仁义放它出来,这鸟还亲昵的用嘴蹭了蹭牛仁义的脖子。
    雷姆顿时看呆了……
    同样的,也把两个正步行来的东京区域白级使看呆了。
    “我……同意!”
    在牛仁义的证明下,脸色惨白的雷姆终于点点头。
    这一刻,她选择把命运下注到在这个认识不到一分钟的少年身上。
    随着她的同意,在牛仁义头顶藏身的雷姆也出现在了牛仁义的宠物空间二号间内
    和外面不同,进入了牛仁义的宠物空间后,雷姆也立即感到了一阵异样的温暖。
    她的体力和生命力不仅在加速恢复,而且她还发现自己竟可以和牛仁义共享视角。
    她屏住了呼吸,看到的是不远处两个找上牛仁义的专员。
    只见两个专员打量了一番视角的主人后,问话道。
    “你是谁?不是我们组里的专员吧。为什么身上有我们组的玉牌。还有你这只海鸥刚才是怎么变出来的。”
    “玉牌啊!?你说这个……”
    牛仁义从自己怀中掏出自己京都分部的玉牌,若无其事的说道。
    “我是京都分部的专员,我并没有你们的玉牌。”他佯装无辜的同时,心念一动却是把刚才还放在怀中的白色玉牌和秘籍给转移到了系统的宠物空间。
    他的宠物空间在有宠物的前提下是可以当小型储藏空间的,只是放的东西非常有限,最多放几本书。
    “绿级专员!?”
    两个来盘问牛仁义身份的白级专员显然没想到这个能凭空变出海鸥的会是京都区的同事。
    两人接过牛仁义手中的玉牌好一番验证,却是没有和刚才在警察局前的白级专员开明。
    其中一人问道:“从玉牌信息看,你的确是京都府外聘人员。可我们在你身上的确发现了有同事的玉牌信号,请配合调查。”
    “请在确认一下,我从职阶上也不是你们说搜就能搜的。”
    “嗯,你可以看这里……??嗯!!”
    问话的白级专员拿出自己的玉牌想佐证自己的言辞。
    但意想不到的是,玉牌中先前还闪动的白色玉牌信号已消失的干干净净。
    “那里有了,请两位告诉我。”牛仁义面色冷淡的质问道。
    另外一名白级专员打量着牛仁义,沉吟了片刻后,说:“呃……方才有紫级鬼怪当众杀了一位蓝级使大人,且造成不少兄弟首先的死伤,所以我等正在缉拿凶徒。……然后无意间发现了大人你身上有我们同事的玉牌信号,而大人您的形迹也的确有些古怪的,另外你放出海鸥是为了什么?您口中所喊的雷姆又是何人。”
    “我自然是来找人的,至于雷姆是谁,这是我的私事吧,我想我没必要和你解释吧。难道说我个人的私事东京都国安组s科也要管!这手是不是伸的太长了。”
    牛仁义沉着的应付着,但语气也越来越不善。
    “抱歉,大人,我们只是例行公事,然后我们需要对你进行搜身?刚才在您身上的确感应到了同区域同事的玉牌。并且那位同事还是橘家橘子味少爷的,请你务必配合。不要让我们难做。”
    白级专员不惧牛仁义的呵斥,摇头后继续强硬你表态。
    牛仁义眉毛上挑,显然没想到自己随便捡的玉牌主人来头会这么大。
    橘子味少爷?
    橘家?!听上去就有种贵族的感觉啊。
    下一刻,不等牛仁义继续发话。
    啪啪啪啪的四下耳光却是被一人施加在了两名白级专员的脸上。
    刚才那个对牛仁义反复提出搜身要求的专员更是被直接打飞出去,飞行间两颗牙齿掉落在了牛仁义的正前方。
    “注意你们的身份,是谁给你们的胆子和牛头大人这样说话!是本间宪吗!还是橘右京!橘家和本间家的狗什么时候也这么嚣张了!”
    话毕,两个白级专员先前所站的位置出现了一位牛仁义面熟的男子。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不久前还在舌尖天堂东京店用餐的眼镜男!
    曾今在京都救过自己两次的人!
    旗木合。
    …………
    …………
    “你是谁!怎么能随意打人。”
    被打的白级专员捂着面颊,从地上爬起后大声抗议。
    此刻的他还没有发现到打他的人从职介角度说比今天去世的本间宪还牛。
    “我们是橘家护卫队的,谁给你的胆子……”
    “我是谁,我是你大爷!狗屁的橘家。”
    啪啪啪啪!
    又是四下耳光,眼镜男继续出手。
    呵斥他的白级专员这回是又被扇掉一颗牙齿!
    旗木合现在心情非常不好,极度不好!
    不好的情绪有一大半是因为东京都的国安组的s科专员太过无能!
    出动了上百号人,连一只鬼都没抓到。
    结果反而还被对方完成了斩首这不是丢人是啥!
    连带着还导致他们保护牛仁义的专员也牺牲了。
    (警察局门前被摔烂的出租车里就是那两个倒霉蛋的葬身之地)。
    由于失去了牛仁义的踪迹,他刚刚在电话里也被毛利大人给训的狗血淋头。
    毛利大人给他的通告就一句:“牛仁义如果出了差错,那你和服部的家小都得陪葬!别以为送了个异界人过来就可以抵罪!”
    这话说的,旗木合不拼命都不行!直接是使出了百分之两百的力气往牛仁义的坐标位置赶。
    他的念头就一个,就是死了也得和牛仁义一起死。
    这样毛利大人或许还能念及香火情放过他的家人。
    而在他的全力追赶下,他也终于赶到了牛仁义所在的位置。
    庆幸的是大人并无没有被胁迫和绑架。
    糟心的是东京都地区的白级专员盯上了牛仁义。
    此事与大人之前下达的命令同样是相孛的,毛利大人有令决不可让牛头大人和东京地区的国安组队员接洽。
    只要大人身份曝光,暴露在关东区国安组的眼前,那按照规定大人就可能被别的区挖角。
    这件事是关系到京都分部命运的大事!
    为此旗木合也打算等这两个白级憨货例行盘问后就当场做掉。
    没曾想这俩憨货在知道牛仁义的身份后依旧不知死活的要搜身。
    那这就不是他能允许的了!
    且不说牛仁义身份尊贵,职介比这两憨货高,这万一动起手来,牛头大人暴露了战斗天赋,那他就是有十条命也不够毛利大人杀!
    “你是蓝级使,你是蓝级大人…!!…你还是斩魄刀持有者。”
    两个白级专员此刻才意识到惹了不该惹的人。
    在两人看到眼镜男佩戴的蓝色戒指和右手手腕处的刀魄刺青后,脸色是刷的惨白。
    其中一人此刻才后知后觉的猜到了牛仁义的真实身份。
    国安组内部有各种排行榜。
    比如八十一把斩魄刀每五年要更换一次主人,并重新排名主人的实力。
    又比如国安组内部未来俊秀的排行榜。
    在全国十八岁以下身体未改造的天才中,京都地区赫然有一个杀星在过去的三年内从一无所有升到了新秀榜的前三。
    由于京都分部对他的身份保密工作非常到位,尤其是关东地区的国安组同事,对这个天才的年龄,名字几乎是一概不知。
    这个大人现在或许还很弱,但等过了十八岁,身体长成后,那就可以进行基因改造和移植变体细胞。
    到时候,实力瞬间提升三四倍真不是梦。
    刚才因为牛仁义高大所以没往那处想,现在被旗木合这大保镖一唬,顿时全记起来了。
    “道歉!”
    眼镜男斜眼看着两个吓破胆的白级专员,沉声命令。
    “抱歉大人。”
    “抱歉,大人,我们错了!您贵为新秀榜第三,是我们有眼无珠!”
    “对不起,我们错了!”
    两个白级专员完全被下破了胆,磕头如捣蒜,先前还咄咄逼人的气势完全消失!
    …………
    …………
    牛仁义通过旗木合和两个专员的谈话则是分析出了两个对自己很重要的讯息。
    首先他恐怕并没有想象中的默默无名,他在京都地区创下的打鬼事业很有可能已不知从何时起传遍了圈内,并且他还成功的登上了什么新秀榜。
    其次这个旗木合有斩魄刀?!这个白级专员是怎么看出来的,也没看到旗木合用刀啊。
    而且对方口中说的斩魄刀是他印象中的斩魄刀吗?
    这要是真的,那他就必须在好好定义这世界的世界观和武力天花板了。
    斩魄刀啊,出自漫画《死神》。
    那玩意卍解后可是能一刀灭座城的。
    这么伪科学的东西这世界真有?!
    基于这些信息,牛仁义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只感觉自己要脱离那组织或许并没有想象中的简单。
    并且从刚才旗木合不请自来为自己解围可以看出,他的一举一动很肯定被对方在无时无刻的密切关注。
    这就如同《楚门的世界》男主角金凯瑞一样,人生在被无形中操控。
    why!
    他一个身体年龄才15周岁的小屁孩为什么就这么被这种组织惦记上了……
    我这辈子的梦想是想成为一个王牌投手而不是什么大人。
    s科,你放过我吧。

热门新书推荐

  1. [科幻小说]主神挂了
  2. [其他小说]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
  3. [其他小说]三国之曹家逆子
  4. [其他小说]魔王不必被打倒
  5. [其他小说]重生三国当皇帝
  6. [玄幻小说]霸道帝少惹不得
  7. [玄幻小说]富婆启动计划
  8. [修真小说]我在秋斩刑场当缝尸人那些年
  9. [玄幻小说]一笑风云变
  10. [修真小说]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11. [穿越小说]大唐再起
  12. [都市小说]重生过去震八方
  13. [玄幻小说]凶猛道侣也重生了
  14. [玄幻小说]无上杀神
  15. [其他小说]重生世子爷
  16. [其他小说]位面破坏神
  17. [玄幻小说]灵剑尊
  18. [其他小说]昭周
  19. [修真小说]从大秦开始的西游
  20. [其他小说]木叶寻找永生之旅
  21. [其他小说]人在冬木:开局签到流水碎岩拳
  22. [穿越小说]某霍格沃茨的魔文教授
  23. [网游小说]在第四天灾中幸存
  24. [穿越小说]我在大康的咸鱼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