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九幽十绝 > 第六十五章 朱雀门内!
    随着时间推移,沉船的数量越来越多。
    这事儿,也就惊动了原本云游在外的老山神。
    他是万万没有想到——
    这些原本只会潜心修炼的憨子,气性居然如此之大。
    竟能干出如此荒唐的事情来,而且这一干,就是好几年!
    修仙也不修了,每天就只知道熬夜潜入江底,背背扛扛。
    于是,老山神即刻赶往寨子。厉色斥责,更是折了它们的修为。
    再到江畔,正准备解那蟲龙水蛊,却偶遇了大发牢骚的将士们。
    老山神心想:也好,全当送了个顺水人情。便递上了解蛊锦囊。
    而那块黑色的石头,正是这老山神的本体一角——
    蟲龙深山的岩心晶石!
    将它投入江中,自然可以镇邪驱魔,永保江域安宁。
    沉船的事情,永远的平息了。
    可蟲龙寨的怒火,却依旧久久难消。
    总惦记着,趁着哪天老山神再次外出之时,还要去江上搞些事情。
    更是在暗地里,琢磨起了巫蛊诅咒的害人之术!
    看着如此顽固不化的蚰蜒精们,其戾气之重,势必不可升仙!
    老山神无奈之下,只得废了它们的全部修为,统统都给打回了原形。
    结果,没过多久,羽林将军便来了。
    而且在那蟲龙寨里,翻箱倒柜。
    一时半会儿,竟都没有撤退的意思。
    老山神抱着尽早息事宁人的想法,便和他粗略地讲明了事情原委,并好言再三叮嘱:
    “世间安得大圆满,十之八九不如意。”
    “水蛊已解,还请将军仇怨随风。”
    “速归,毋再返。”
    等将军一行也已离开,老山神便将这蟲龙寨,彻底给抹了平。
    成精的蚰蜒,都打回了原形。
    人形不再有,房屋自然也不必留。
    就这样,蟲龙寨,便在彻底消逝在了这深山之中。
    纵使修行千年,却也只留下了蟲龙水蛊的传说。
    赵喆他们面前的这条暗河,虽然不可能与蟲龙水蛊有关。
    但也必定——被做了类似的手脚。
    这条暗河不偏不倚地出现在这里,盗墓贼想要进入主墓室,就必定要横渡河流。
    然而,由于与这河水相接触。盗墓贼上岸后,便会陷入到幻觉之中。
    无论是赵喆和赵江海这样,精通开门之法的赵家传人。
    还是皮蛋他们那种,暴力蛮干的硬核倒斗团伙。
    必定都会被这墓门之上,所雕刻的朱雀纹样吸引,伸手触碰。
    如果不是赵喆那炉混合的血浆,破了这场诡异的梦魇。
    估计大伙怕是上了孟婆桥,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死的。
    分明就摸了把朱雀,怎么反倒比摸了高压电死得还快?
    眼看着奔流不息的河水,和已然断了气的皮蛋。
    赵喆心里突然觉得异常沉重——
    进入这墓以来,眼看着队伍之中的人,接二连三地暴尸惨死。
    人尽皆知,古墓大都险象环生。稍有不慎,便会丢了性命。
    如今,赵喆更是深深觉得:
    可真正可怖的,从来都不是精巧机关本身,而是隐藏在它们背后的始作俑者。
    脑海之中,尽是老山神的那一句——
    “世间本无邪祟,只怪人心可畏。”
    从前的赵喆,最怕妖魔鬼怪;现如今,却更畏惧人心。
    努力地平复思绪,收敛心神,赵喆把水蛊的猜想和众人作了简单解释。
    随即,站起身来,向着那白玉门的方向走去。
    看着那玉门洞口边沿的黑色印迹,还有少许的血污,心里盘算——
    虽然,这朱雀烈焰门,算是已经打开了。
    但这门上的毒液,却威力不减,依旧能要人小命。
    于是回头看了看众人,开口叮嘱道:
    “从这洞口进去,皮肤千万别碰到这些黑印!”
    说着,半个身子,便已经钻了进去。
    老赵被他这突如其来的雷厉风行,吓了一跳。
    急忙紧随其后,倍加小心地,从那洞口鱼贯而入。
    震撼!
    极致的震撼!
    赵喆他们纷纷被这主墓室内的景象,给彻底震了住。
    仿佛身处某处宏伟宫殿,流光溢彩,金碧辉煌!
    这间墓室面积极大,根本难以去目测估量。
    四面墓墙边,每隔半米,便是一只鎏金仙鹤烛台。
    形态上,与天通井所在那耳室摆放的烛台,并无两样。
    唯独在大小与材质上,有着天壤之别。
    赵喆并没有将所有烛台全部点亮,而是分散开来。
    点亮了四面墙边,一共十余只烛台。
    等到烛光足以将这墓室照个大概,便停了下来。
    环视四处墙角,各立着一根直逼老k腰围的金凤盘身乌木柱。
    粗壮的乌木,泛着黝黑的油润光泽。
    金铸的凤凰,盘踞其上。灵动非凡,仿佛与柱身浑然一体。
    笔直的柱体,顶天立地、气势磅礴,令人叹为观止。
    抬首望向那拱形大顶之上,壁画之中,尽是袅娜多姿的飞天仙女。
    身形窈窕、面容娇俏、各具神韵。
    仿佛下一秒,便会从那宝顶之上,飞入凡尘!
    而宝顶下方,主墓室正当中,则是一个宽大的九阶四方石台。
    台面之上,一具极尽精致的彩绘红木巨棺,悄然静卧。
    远远看去,那棺上所绘的图腾,简直巧夺天工——
    层层叠叠的七彩祥云之中,一只威风凛凛的金龙,昂首怒目,气宇轩昂。
    每一片鳞甲、每一丝胡须,全都泛着金灿灿的光芒。
    看那颜色的饱和度与光泽,并不像是由普通的颜料绘制而成。
    而是实打实的,用了真金粉!
    那金龙的双眼,竟还在隐隐泛出微弱的红色光芒!
    赵喆快步到那石台旁,离近定睛一看,这才发现——
    那巨龙双眸,并非寻常彩绘工艺,而是嵌着两个指甲大小的夜明珠!
    于沉默无声之中,给人一种威压震慑之感。
    看着这般阔绰的惊世手笔,除了位高权重的王宫贵胄。
    放眼这大明王朝,估计也就只有那刘皇帝的小娇妻,才能用得起了!
    “哎呀呀!哎呀呀!”
    “我的个亲娘来!这刘瑾可是真他娘的有钱呐!”
    齐德隆一边趿拉着碎步,围着那四面墙边的鎏金仙鹤烛台直打转,一边嘴里振振有词地感慨起来。
    “这一趟可来着咯,来着咯......”
    说着,居然大嘴一张,在那仙鹤烛台的脑门上啃了一口!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