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九幽十绝 > 第七章 大头婴儿
    原来,那大肚瓷缸内,另有乾坤!
    鎏金的麒麟,铜铸的战马,金银珠宝和古币堆了厚厚一缸底。正当中,一尊镂雕九层盘龙白玉塔,竟微微地发着橙红色的光。
    赵老爷子伸手拿起那白玉塔才发现,塔底原来罩着一颗夜明珠!
    “绝!绝啊!我赵乾坤倒了几十年的斗,今儿才是真真儿的开了眼啊!”
    当年这一趟,不仅让大伙都捞了个盆满钵满,更是在脑海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烙印,终身难忘。
    如此看来,眼前这些齐刷刷的黑陶罐,准是有点内容。
    赵喆看了看老耿和大脸,说道:“过来搭把手,咱们把这些罐子都放倒。”
    坐在一旁的大脸一听,脸唰地一下就绿了。急忙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连滚带爬地起身,跑过来拉住赵喆。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刚让那罐子里的小爪挠了个满脸花,现在再去碰那些黑陶罐,大脸是打死也不愿意。
    “不不不!赵家哥儿,我知道你们这行里人,重义气。想帮兄弟我报仇,但咱也不至于去翻箱倒柜,赶尽杀绝。要我说啊,它跑就跑了,还是算了吧。”
    老耿白了大脸一眼,没好气地说道:“倭瓜大的脸,芝麻大的胆儿!赶紧的,这里头可装着宝贝!”
    当年那一趟,老耿也在其中,所以立马就反应过来赵喆的意思。二话不说,跟着赵喆一起,便直奔着离得最近的那只陶罐去了。
    大脸一瞧那俩人的果断样儿,也一跺脚,赶紧跟上。
    一个、两个、三个......接连扳倒了一溜十三个。
    三人额头上,都开始微微冒汗。看着满地的黑陶罐,不约而同地叉起了腰,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嘿哥们儿......我拿您二位当专家,你俩拿我当傻瓜呀!合着逗我玩呢?宝贝搁哪呢?”
    大脸龇牙咧嘴的质问起来。
    本来脸上就带着伤,这汗顺着还没愈合的口子渗了进去,更是疼得直咬牙。
    赵喆看了大脸一眼,开口解释道:“你别急。为了防盗,古代人花花肠子多着呢。我看这墓室装修的马马虎虎,墓主人应该是家庭条件不太好。所以机关这些东西,应该置办不起。但是多摆几个空罐子混淆视听,还是可以的。就算真遭了贼,好歹也不能让人不费吹灰之力就得手。这叫人穷志不短,最后的底线——得留点儿脸面。”
    大脸歪着头想了想,还真是那么回事,便也没再做声。
    倒斗本来就是墓主人和盗墓贼的一场博弈,输赢难料。
    但就算输,也不能输得太磕碜。
    辛辛苦苦一辈子攒下来的家当,让人玩儿似的就给顺走了。换做是谁都不会甘心,恨不能从棺材板里爬出来battle一下。
    “来!继续!”
    老耿甩了甩胳膊,又转了两圈脖子,咯嘣作响。挥了挥手,便又准备开干。
    凭着必有宝贝的信念,加上再也没发现那小爪的踪影。三人动作飞快,眼看着,左右两溜陶罐就都倒了地。
    依旧,一无所获。
    但这次,三人不仅没泄气,反而隐隐地兴奋起来。
    想着这宝贝就快到手,精神抖擞,干劲十足。也没说歇一会儿,直奔着最后一溜陶罐就去了。
    终于,这最后一排的第七只陶罐,不大一样了。
    这墓室的三面墙边,各十三只黑色大陶罐。
    乍一眼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高矮胖瘦和颜色毫无差别。
    然而,最后一排正当中的这一只,只有离近了才能发现:虽然同样是黑陶,但材质明显好于其他的那些罐子。
    罐口外沿,竟然细密地刻着一圈经文一样,金色的不知名图案。
    最与众不同的是,这只陶罐竟用塞子封了口!
    三人相互对视,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心想着:就是它了!
    于是拦腰抱起这罐子,便准备撂倒。大概是想着里面有宝贝,动作都轻柔了不少。
    “嚯,这么沉实。这里头得有不少货啊!”老耿一边拍着这罐身,一边念叨着。
    赵喆也点了点头,说道:“这分量确实不轻,开了看看!”
    三人蹲下身子,老耿一把就把罐口的塞子给拔了下来。
    刹那间,一股极其浓烈刺鼻,令人作呕的酸臭味,猛地散发开来。
    那味道,就仿佛是半年没清理过的粪坑里,倒上了两大桶山西老陈醋。
    熏得三人睁不开眼,一阵咳嗽,连忙捂着鼻子向后退了退。
    大脸干呕着,吐起了槽:“呸呸!可要了亲命了!这人有毛病吧,祖传臭豆腐当陪葬?”
    赵喆也被呛得眼泪直流。搞了半天,刚进墓室时闻到的那股子怪味,竟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
    看来,这罐子里就算真掏出些金银财宝,回去也得拿香水泡它个十天半月,不然肯定出不了手。
    就凭这杀伤力,能把买主活活熏死。
    老耿也抹了抹眼泪,骂了声娘。掏出纸,递给旁边俩人,赶紧把鼻孔塞了起来。
    三人强忍着干呕的冲动,再次上前。
    “咦,这最里头好像真有点东西啊。”
    大脸整个人趴在地上,撅着个屁股,双手撑地。借着头灯的亮,眯缝着眼往罐口里张望着。
    “不行,这罐子太深了,这味儿还直辣眼睛。赵家哥儿,你看看咱得怎么弄?”
    这罐子个头太高,想要通过倒置,把里面的东西倒出来是不大可能了。要说伸手进去掏,更是根本摸不到底。
    赵喆思来想去,只有一个办法——砸碎!
    按照这罐子的重量,估计里面是装了些重金属物件。
    所以,就算罐体破裂,也砸不坏里面的宝贝。再加上依照大脸所见,东西靠近罐底。
    只要拦腰砸碎,肯定万无一失!
    听完赵喆的分析,老耿拎着铲子,照着大脸的屁股就踢了一脚,说道:“你这一出,就跟偷窥女厕所似的。起开点儿,别误伤了!”
    “哗”地一声,黑陶罐应声拦腰碎开。
    三人也终于看了个清楚,全身的汗毛顿时都竖了起来。
    没有金银器皿,也没有古币珠宝。
    一具大头婴儿尸体,像只大蛤蟆一样静静地趴在罐子里!
    这童尸身长不足一米,由于面部朝下,所以无法看清五官。
    但尸身保存完好,丝毫没有腐化,无疑是当年被抓来殉葬的。
    活人殉葬,野蛮而残忍,在我国古代却长久流传。
    人殉制起源自商朝,秦汉以后才逐渐减少。开始以木俑、陶俑替代。
    然而到了辽代,人殉之风却突然死灰复燃。
    辽太祖耶律阿保机死后,述律平甚至强迫百余名大臣殉葬。
    从此,各朝各代再度延续起人殉制度。虽然各有区别,但大都是把活人通过各种手段生生弄死,拿去埋葬。
    到了元代,活人殉葬之风更是达到了高潮。
    成吉思汗死后,灵柩经过之处,但凡所遇之人,统统杀光。陵墓之中,更是有四十名贵族宫女殉葬。
    直至康熙十二年,才终于下令要求废止人殉制度,结束了这绵延数千年的残酷习俗。
    时代不断更替,虽然明令禁止其实并不能彻底杜绝人殉的发生。但是,终归也没有再大肆盛行。
    眼前这大头婴儿,身体相比一般的孩子要更宽一些,头颅更是大得骇人。
    两臂平举,双腿弓起向两侧分开,简直就跟个胖头蛤蟆一模一样!
    这童尸周身发黑,隐约能看到身体上遍布着很多蜈蚣一样的瘢痕。
    大脸转着圈地打量着尸体,皱着眉问道:“这小孩长得也太怪了。你们说他这身上斑斑道道的,是不是得皮肤病了?”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