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百花大帝 > 第两千一百零四章 洛无为现身
    知道了明月神镜是来自娲皇,而且是可以用娲皇之血破坏,这就等于是长安的反击时刻!长安此刻那是再一次的打起精神,放眼天下,拥有娲皇血脉的不就是自己了,看来这件事情最后还是要让自己来做,只是想要用娲皇血脉去攻击的,必须要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血脉一定要和对方产生联系,而明月神镜是制造幻境的神器,长安如何能保证自己此刻看到的明月神镜就是真实的呢?说不定也是幻境呢?要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自己的能力还不能轻易的释放了!
    “不错,你们说的都是对的,这明月神镜确实是娲皇大人的梳妆镜,当年是她不要的东西,那么我见到了,自然就是属于我的了,谢长安,其实我知道,你小子那是有着娲皇之力的,可是这一份力量你似乎还不会使用,你可知道娲皇大人的力量是什么呢?便是可以在瞬间制造出千军万马,并且还可以使用所有石头的力量!
    你们以为娲皇大人身为妖族创始人,就只能是使用妖兽之力吗?看来,你们对娲皇大人其实也不怎么了解,昔日女娲补天炼制彩石,以粘土造人,石头的力量其实就是大地之力,很多的人都是看不伤这大地之力,认为这大地之力其实并没有什么用,这么说的人,那自然是不知道大地之力作为天下的原始之力,究竟是蕴含了多么强大的力量!
    而继承她血脉的谢长安,此刻还并未使用娲皇之力的迹象,虽然说娲皇之血和他自身的血脉已经是融合在了一起,但是娲皇的力量并未被激活,若是激活了,这么这一场战斗,自然就不会变成如此模样了,对此,长安那是丝毫不知道的,但是就算是现在知道,那其实也不算是晚的,“多谢你告诉我这些事情,你要是不说的话,我还真是不知道了,你说的对,我的体内有着娲皇之血,那么自然就是可以利用这上古之力来激活它了,如此一来,不单单是完美的利用了上古之力,也是可以将这一份上古之力吸收!“
    要知道,想要吸收上古之力,并非是没有可能的,只是想要做到这一点,那也依然是要有着一个前提的,那就是一定要有着一股不弱于上古之力的力量才能做到,拥有这样力量的人如今天下间就只有三皇和轩辕氏、蚩尤五人了,而长安命中注定就是拥有娲皇血脉的人!当长安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它的体内自然是爆发出了一阵更加耀眼的光芒!
    这是娲皇之血在自己的体内流动,这样的感觉从前那是没有过的,这是一份极为强大的力量,此刻这娲皇之力和上古之力正在不断地碰撞和融合!这么一来,自然就是形成了恶一种奇异地光辉,仿佛是天地所有地力量此刻都是汇聚在了长安地身边一般,“砰”一声惊人地巨响之后,娲皇之血和上古之力竟然是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此刻,长安算是再一次地得到了更加强悍地力量了!
    它地娲皇之血直接是被激活了,长安地眼中更是爆发出了耀眼地光芒,这一份目光直接是让原本隐遁的明月神镜显出了原型,这是一个造型极为古朴的梳妆镜,上面更是有着多年的使用痕迹!“你小子竟然是可以做到这一步,我真是没有想到啊,你小子究竟是什么人呢?这上古之力竟然就这么轻易被你吸收了,这怎么可能呢?”
    “这一份力量原本就是属于我的,把我的力量还给我!“但是此刻的战局已经是发生了惊人的变化了,长安的周身有着一道极为强悍的护体真气,可以将这一份护体真气理解为混天元气的完美形态,一旦拥有了这一份护体真气之后,长安从此以后算是真的刀枪不入了,而且各项基础能力更是得到了强化!”当“的一声脆响,长安的护体真气直接是抵挡住了安静的这一拳!
    “真是不错的一拳啊,不如,你也来试试我的拳法好了!我想我的拳法应该是要之前的强上不少了!“长安直接就是一拳,这一拳并没有多么的花哨,就是最为简单的冲拳,但是此刻这一招冲拳竟然是让安静感到了一丝的恐惧,这究竟是什么拳法,当中究竟是蕴含了多少招式呢?竟然是这么多吗?都已经是让人眼花缭乱了,根本就感觉不出来,安静的行动力遭受到了绝对的迟缓,它已经是不能防御了!
    但此人虽然是身为女子,可是实战经验极为的丰富,她咬破自己的舌尖,疼痛感让她再一次的恢复了行动力,一道浑厚无比的匹练直接是朝着长安的面门打来,“好小子,你竟然是感如此的小看我吗?那么好,我今日便是要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女神匹练!“这一道匹练看似是无比的轻柔,实则是有着千钧之力!这也是安静这个女子的保命招式了,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那是绝对不会使用的!
    但是此刻,就算是不使用的话,那也是没有办法了,这个长安的实力在刚刚这么短的时间内,竟然是和自己差不多了,这样的修炼天赋,是自己一直都想要拥有的,这个小子那就是究竟是怎么修炼的呢?这个答案就算是长安自己那都是不知道的!洛无为对此,其实也不感到震惊,长安这个小子似乎就是这样的,永远都是可以给自己带来极强的冲击和惊喜,和这个男人交手,应该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了,看看这天下的这些所谓的高手们都是什么样子,在得到了一些心法之后,就开始得意,认为自己试试很饿吗天下第一了,这简直就是胡扯!
    在这个世界上,能称得上是天下第一的人并没有几个,但是洛无为知道,日后,长安那是一定有着这个资格的!“好了,这一场战斗似乎是变得越发的精彩了,洛无为自己已经是没有多余的心思来说话了,这个长安还真是可以啊,此刻竟然是就用单纯的拳脚进行压制,而且那是有着护体真气的加持,虽然是简单的拳脚,但已经是让安静无法招架了!而且长安的基础能力再次增强之后,对空能力也是强悍不少!
    从前就算是自己封锁住了对方的所有进攻路线,但是对于天空那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的,因此,从前的时候,那可是错过了不少的进攻的最佳机会!但是现在的情况那就不一样了,自己拥有着极强的对空权!可以将对方彻底的封锁致死!
    这个安静不是号称是什么磨血大师吗?那么好,自己今日便是要让这个女子好好的看看,自己才是那个磨血大宗师!就用基础拳脚,就这么做,就已经是可以让对方无比的头疼了,果然啊,这个安静根本就没有遭受过这样的招式模式,这是战斗吗?不,可能对于长安来说,这也就是一个儿戏而已,竟然是可以把战斗变成这样,那是自己根本就没有想过的事情!
    竟然是用基础拳脚和自己交手,真是如此的小看自己吗?看看这周围的眼光吧,至尊山是没有了,自己可能也是成为了一个天大的笑话,看来这上古时期的安静还真是不怎么样啊,果然是一个十足的绣花枕头而已,也没有什么好惧怕的!事实上,也是真的没有什么好惧怕的,对于安静来说,过去的经历,她是真的不想再说了,因为没有任何的意义,诸位可是知道,安静当年可是红妆的手下败将?
    这样的事情,安静自然是不会说的,可是当年,安静一心都是想要超越红妆,但是它们两人实力相差太远,红妆根本就没有把这个安静放在眼里,如今就算是过去了一千年了,她的心中依然是没有放下昔日的红妆,她看长安的招式中,那是有着红妆的影子,心中自然是有了一些想法,“那姜饮夕和你是什么关系?”希望事情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长安自然是有些意外的,这个女子的眼力不错啊,竟然是看出了自己的招式中有着红妆的影子,好吧,既然是被发现了,那么就告诉她好了,“我和她是什么关系?这样的二话也要问吗?她是我女人,怎么样?够清楚了吧?”
    “真行啊,这个男人还真是什么都敢说啊,看看红妆现在的脸都是红成什么样了,我们应该都是没有想到啊,这一向冷脸的红妆,竟然也是有脸红的时候,怎么样?此刻你的心中那是一定是份高兴的吧,这个男人还能再疯狂一些吗?不过这个安静也真是的,竟然都是过去了这么多年了,她还想超越你,这一下算是踢到了铁板了!
    “我果然是没有猜错,你这个男人就是她最爱的那个男人,我早就应该想到的,你的神态和姜饮夕有着八分相似,果然都是那么的让人讨厌!好,既然是你自己承认了,那么今日,我在那个女人那里遭受的痛苦,自然是需要你来全部偿还了,因为这个是那个女人欠我的,她早就应该还给我了!”安静说道。
    “安静吗?还真是让人无比怀念的名字啊,不过这个女子的天赋还真是很不错的,不过和我相比的话,那么自然是要差一些了,既然她是遇上了长安了,那么长安就会好好的代替我招呼她的,这一次,就彻底地和这个女子做一个了断,不然地话,这个女子老是纠缠自己,其实这也是真的有些厌倦了呢!
    瑶姬和精卫此刻那是真的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竟然是有人和红妆比天赋,要是这么说地话,那么天下就不应该拥有修炼者,因为和红妆相比地话,所有的修炼者都是垃圾!长安这个男人使用基础拳脚难道都不会烦的吗?自己都是有些厌倦了呢?
    长安此刻的战斗模式和之前那都是不一样的,打一点后退一点,一点一点的,而且此人攻击的角度那是极为的刁钻狠辣,让人无法防御,安静虽然是有着明月神镜,可是此刻她根本就没有使用的机会!而且长安的力量和自己的镜子已经是产生了联系了,只要自己使用了明月神镜的力量的话,那么这个宝物马上就会毁掉!
    这可不是自己希望看到的事情,因此,她就只能是不断的闪避了,这个男人使用基础拳脚,那么自己也使用基础拳脚好了,自己的战斗节奏已经被彻底的打乱了!此刻,那是变得毫无章法可言了!偏偏在这个时候安静故意露出一个巨大的破绽,如此长安才能放松警惕,以杀招进攻,自己实在是想要破解这样的局面了,一直防御的话,这可不是什么好局面!
    “有破绽,这一次,你算是要彻底完蛋了!“长安直接是要以一招劈拳了结战斗,但他却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安静早就计划好的,”知道吗?我等的就是这一刻,我拼着重伤的后果,也一定要让你见识一下我的招式!明月神光!“明月神镜的核心力量有两个,第一个是制造幻境,这大家都是知道了,自然是不用多说,这第二个便是吸收光的力量!
    顿时一阵无比耀眼的光芒从安静的掌心中爆发出来,好似一颗移动太阳一般,原来这个女子,之前一直在防御是假,其实她的真正目的是为了吸收阳光吗?“轰”一声巨响,一道威力绝伦的光之拳直接是轰在了长安的身上!长安整个人此刻都是被击飞了!在空中连续翻了几个跟头之后,这才稳住了自己的身形!
    “怎样?我的这一招应该是很不错的吧,你和我交手,简直就是找死,这一份力量无视终于使用了,说真的,这感觉还真是不错啊,我已经是打败了你了,你知道吗?这一招你是无法抵挡的,或者收,这个天下间,就没有人可以抵挡光的力量,好了,之前不过是热身而已,你我的战斗,现在才是真的要开始了,尝尝我的光之拳!”
    只见这凌厉无比的光直接是变成了一道道的光之剑轰向长安!自然是形成了一个强力的光之剑阵,这个剑阵其实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就是可以让人产生一种幻觉而已,不错,这才是明月神镜的真正力量,这个女人一直都是隐藏到这一颗才使用,也是真的难为她了啊!长安开始防御!此刻的他其实也只能是不断防御了,毕竟,这光之拳那也是一种极为稀有的力量了,不过好在自己算是刀枪不入了,防御兵部妨碍自己进攻!
    这一点的话,其实对自己很有好处的,“怎么?难道这就是你的招式吗?不过十分可惜啊,好像对我并没有什么用处,你自己此刻也是应该知道了,我此刻那已经是刀枪不入了,这天下也没有什么招式是可以伤害我了,说真的,我自己都是没有想到,最后的效果竟然是会这么的好,你此刻的脸色还真是不好看啊,不过,这一切都是运气,我也是没有法子的!”
    这算是什么呢?得了便宜还卖乖吗?这个男人是故意的吧,故意在自己的面前说这么多,是想要证明他多么的了不起是吗?简直就是十分可笑的事情!自己最讨厌的就是和别人比较了!而且自己其实也是不差的!可是为什么这些人总是要和自己去比较,这样的局面,从前自己已经是忍受的足够多了,难道就算是过去了这么多年,也依然是无法改变的吗?不,自己其实这么多年得努力,就是为了要改变这一切!
    “你们这些人全部都是该死,我变成现在这样,其实全部都是因为你们得错,我原本生活得好好得,可是当年有人说我和姜饮夕那个女子十分得相似,想要知道,我们两人究竟是谁更加得强悍,好吧,我当年已经是满足了你们得心愿,是她厉害,我不行,但是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们依然是不愿意放过我呢?”
    “这些东西其实全部都是你们需要得,而不是我需要得,我真正需要得东西,就只有我自己知道,我需要是自由,为了这个自由,其实这些年我已经是失去了很多得东西了,我也是终于明白,星耀真正得自由,那么唯一得法子就是战斗,而我这个男人除了战斗之外,就什么都不会了!”
    “长安,我是真的没有想到,你竟然也是这样得人,好吧,你既然想要送死,那么我就成全你好了!”红妆沉默,是得,安静其实是一个很不错得女子,变成这样,那是谁都不愿意看见得,但是这又有什么法子呢,因此,坚持自己在现在那就变得无比得珍贵了,毕竟,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坚持到自己到最后的!看来,这个女子的心中那是积累了不少的怒气啊,其实这样也好,将这些心中的怒气全部都是释放出来的话,对她那也是有着好处的!
    “老友,多年不见啊,想不到你我竟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见面了,听我的,不如就此放手,你来巫山找我玩儿,这难道不好吗?难道你是忘记了,你我二人一起那是多么的快乐呢?可是看看现在的你,都是变成了什么样子了,此刻你自己还认识你自己吗?别人的看法,终究是别人的,而你自己想要什么样的日子,那就是自己的决定了!”
    “你就是喜欢活在别人的嘴巴里,别人怎么说,你就怎么做,这么多年了,难道你自己都不会感觉到一丝的疲倦吗?”疲倦吗?自己当然会疲倦,自己也不想这样,可是现在改变还来得及吗?自然是来得及的,只要想做,那么一切都不晚!
    原来驱使这个安静到现在的,竟然是她心中的怒气,而在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她的那个人,其实就是红妆了,因为安静今日遭受到的一切,从前,红妆那都是经历过了,因此,她在经历了很多之后,终于是学会了放下和平和!
    每一个修炼者最后要走的路那其实都是不一样的,你不能用你的眼光去要求别人,这是红妆此刻最为直接的感受,可是这一番话,其实也没有什么人可以明白,难道解放自己,当真就是那么的难吗?不,其实一点儿都不难的,只是他们不愿意去做而已!或者说,他们早就已经忘记了,最初的自己究竟是一个什么模样了!
    知道红妆为什么深爱长安吗?便是因为长安这个男人不管在任何时候那都是知道自己要什么的,他要的是强大的实力和自由!这两样对于修炼者来说,才是最重要的东西,至于其他的,其实真的没有那么的重要!长安不管在任何时候,那都是可以保持清醒的,这一点,自然是很不容易的!
    安静其实也是可以做到的,只是她此刻已经是迷失了,身为多年的好友,红妆那是真的不愿意看见这一幕发生啊,红妆的朋友其实也不多,安静便是其中之一,安静此刻的身上那是突然爆发出了惊人的光芒,这一道光芒竟然是那么的柔和,看来,她是真的要放过自己了吗?“红妆,其实,这些年,我一直都是在寻找你的下落,我一直都是象牙成为你,可是我努力了这么多年,却什么事情都是没有做到,我是不是一个很失败的人呢?”
    “是吗?我此刻就在巫山,我们已经是这么多年不见了,有什么话,你我见面再说吧,巫山你应该是没有来过的吧,这里很美的,我知道,最后你是一定会很喜欢这里的,来吧,我等你,你难道不想看我了吗?我可是十分的想你啊,来吧,放过自己,这一场战斗没有意义的!“
    “好,我答应你,你说的是对的,这一场战斗,那是没有任何的意义的,在长安的身上我是感觉到了一丝不一样的力量和气质,我此刻好像是有些明白,你为什么会爱上这个男人了,因为这个男人比我们都是要清楚的,你等着我,我这就来了!“
    什么?这个安静竟然是要离开了吗?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呢?长安虽然是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但是他知道,这样的局面对自己那是很有好处的,其实这就已经足够了,“洛无为,不会再帮助你了,这一场战斗,我已经是没有了兴致,你若是想出手的话,那么就自己来好了,翻在我现在那是要离开了!“
    “哈哈哈,离开?你认为你自己可以做到吗?你认为我是什么人,我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是我这里那也不是想来就来的地方!你想要离开的话,那也可以,把你这一身的功力留下,只有死人才能离开我的身边,这一点,你应该是知道的吧?难道是你忘记了吗?你这一身的功力大多数都是我传授给你的,你想要带着我的力量离开,天下会有这么好的事情吗?“
    看来,这最后还是要战斗了,“洛无为,你的胆子不小啊,竟然连我的人你都敢阻拦,一段时间不见,你这个老小子还真是狂妄了不少啊,怎么样?你既然要战斗的话,那么不如和我战斗一番好了,反正我也是很久都没有战斗了!只是你有这个胆子吗”这是红妆的声音。
    “和你战斗,还是算了吧,别人不知道你,难道我还不知道你吗?你我有的是机会战斗,不用那么的着急,你想要战斗的话,咱们另外选时间,只是现在这个时候是不行的!”看的出来,洛无为不想和红妆战斗,那是因为知道,红妆这个女人极为的厉害,要是和他战斗的话,没有十足的把握的话,还是不用冒险的好,但是长安就不一样了,“长安,事情变成这样,这都是因为你,难道你就不想做些什么吗?”
    “我原本是想着,没有这么快和你战斗的,但是现在看来,情况似乎不是这样,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我就亲自动手好了,至于安静,你可一定要想清楚了,留下力量,你才能离开,不然的话,想要离开,那是休想!“
    看来,安静那也是没有的选择了,这个女子那也是一个硬骨头,一旦是决定了什么事情之后,那么不管是什么人都不会让她发生改变的,“好,你最想要的就是我的力量是吧,哼,这有什么难得,既然你想要得话,那么我就把这一份力量给你好了!反正,这一份力量我也是不想要了,你可知道,这一份力量对我造成了多么大得伤害呢?是啊,因为这一份力量,我得功力并没有得到提升,你想要得话,那么就给你好了!“
    “好,看来为了自由,你是真的什么都愿意付出啊,那么你就把力量交出来好了!“为了自己得日后,这个安静还真的是把自己得力量全部都交出来了,但是则么一来,这个女人就真的成为了一个寻常人了,其实成为寻常人,这有什么不好得呢?很多人想要成为寻常人,那都是没有可能,而此刻,这个机会,就在自己得眼前,她又为什么药错过呢?
    “不过是失去了一部分得力量而已,其实,这也没有什么得,你来我这里,你失去了多少力量,我都是可以帮助你找回来得,你信我!“红妆从来都不会说没有把握的话,”洛无为,你小子也不用得意,你遇上了长安,那是你的不幸了,你想要和他战斗,你难道不知道,这个男人的实力此刻已经是丝毫不弱于你了吗?此刻,你才是真的找死啊,长安对付他的话,不用客气!“
    顿时,天地那是一阵风云突变,洛无为终于是出场了,这个男人才是上界的第一人,不管是什么方面,那都是万中无一的存在,长安知道自己就算是吸收了上古之力觉醒了娲皇之力,但和这个男人相比,依旧是相差很远,可即便如此,自己还是愿意和他去战斗,不为别的,这一场战斗其实就是为了证明自己,其实也是一个很不错的修炼者而已!
    “谢长安,我是真的没有想到,你这个小子此刻竟然是真的做到了这一步,你是真的站在了我的面前!可是我对你依然是有着很强的期待的,别人做不到的事情,你都是可以做到,这说明了什么呢?说明你这个男人再修炼的道路上,日后那是一定可以比我走的更远的,这一点我是无比的相信的,从辈分上来收,我是你的大师兄,咱们是一家人,原本这样的一场战斗那是可以避免的,但是我知道,这一战你若是不打的话,那么心中的不甘自然是不能爆发的,因此,我才会出现!”
    “你不是一直都是想要知道,上官无敌那个人为什么要死吗?其实很简单,因为这个男人该死,这个男人原本就不应该活在这个世界上,这个男人一向都是卑鄙无耻的,只是这一面你们不知道而已,但是很不巧的是,这一面,正好是让我看见了,他们上官家从一个默默无名的小家族发展到了今日,你可知道,这都是依靠了谁的力量,是无极老人,是你我的师父,若不是师父的话,这个上官家族究竟会怎么样,这还是一个未知数呢!”
    “但是,最后,你可知道,这个上官无敌那是怎么对待师父的,他竟然是吸收了师父他老人家大部分的生命力,不然的话,师父最后怎么会变成那样,你说,这样的事情我如何能忍受?因此,我自然是联手明日心将他彻底击杀,我是真的很佩服我自己啊,计划那是十分详细的,没有出现任何的差错,那个男人死了!你既然是他的朋友,那么也该死!”
    竟然是为了转移的原因,可他说的难道就是真的吗?怎么和自己知道的上官无敌是不一样的呢?在自己的眼中,上官无敌,那是最好的朋友了,他那个男人已经是把朋友这两个字发挥到了极致!和他做朋友的话,那是一种享受,他总是可以在第一时间知道,你真正需要的是什么,他是一个很细腻的人,长安记得,当年自己和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自己没有吃饭,这要不是上官无敌的一饭之恩的话,自己那是不会有今天的,这么好的一个人,自己一直都是看作为兄长的人,那是不应该就这么死去的,因此,自己一定要为老友做些什么,“你少废话,今日,若是不将你干掉的话,这天下人会怎么看待我呢?既然你敢做这样的事情,那么说明你是做好了所有的准备了,这就动手吧!“
    “师兄?你觉得你有资格说这个词语吗?你虽然也是学习了洛神赋,但是,你并不知道,无极老人的苦心,你终究是辜负了他,你学的洛神赋也不是完整版的,可是我就不一样了,我学的是完整版,你总是看到无极老人似乎对你有多么的不好,但是你却没有看到,在无人的时候,他究竟是怎么样的一种表情,无极老人一直都是认为在他的四大弟子中,只有你才有资格继承他的位置和所有的功力!“
    “他对你严厉,其实都是在帮助你,你可能自己都是不知道,你的体质因为实在是太特殊了,只要是长世间沉迷于修炼的话,那么就会开启你的隐藏力量,而那一份力量是无比的凶残危险的,以你当时的功力,那是绝对不能驾驭的,因此,无极老人在最开始的时候,先是废除了你的所有功力,让你从零开始一点一点的修炼!“
    这些事情,都是长安在得到了完整版的洛神赋神功之后,从无极老人的记忆中知道的,但是之后发生的事情好像是他想的有些不一样了,他的大弟子似乎是走上了邪道,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被冷落,而上官无敌吸收无极老人一半生命力的事情那是有的,但这是由原因的,最大的原因就是,当时的无极老人体内的时空核心已经是出现了裂痕,那么时间流速就会加快,吸收了大部分的生命力之后,这世间流速才能减缓,他才能做更多的事情,但是这些事情,所有的人都是不知道,长安也是读取了他的记忆之后,才知道的,因此,上挂无敌非但是没有错,反而是有着极大的恩情,这里需要说明的是,时空核心那是无极老人的专属灵宝,有了这东西的话,那就可以随意穿越时空了!
    在遇见了长安之后,他的时空核心已经是没有多少力量了,洛无为此刻应该是什么都不知道,他绝对是什么人给迷惑了心智,不然的话,这样的事情他是不会做的!“你究竟是被什么人迷惑了心智呢?在无极老人的记忆中,其实你是一个很好很好的弟子,可是为什么最后你竟然是会变成了这样呢?在他不知道的岁月中,你究竟是经历了什么呢?经历了什么吗?让洛无为自己好好的想想啊,其实也美誉偶什么,不过就是想明白了一些事情而已!
    洛无为其实自己那是很清楚的,无极老人看重自己,不过就是把自己当成了容器,他是为了要让洛神赋达到一个完美的境界,才选中了自己,他手上的另外三大神功冰火神鉴、补天录、天地无极,其实都是在洛神赋的基础上完成的,因此,只要他拥有洛神赋一日,那么他的功力就会一直变强,可是最后遭殃的却是自己,“谢长安,你可知道,你这一身完整版的洛神赋那究竟是怎么来的吗?这是我用自己的生命力打造出来的力量!”
    “这一份力量当年既然已经是落在我的手中了,那么它原本就是属于我的,没有人可以将它夺走,你说上官无敌是一个好人,哈哈哈,你可知道,那上官无敌其实也是无极老人的一个棋子而已,这些事情,我原本也是不知道的,要不是我遇上了明日心得话,我此刻还如同一个傻子一般,被人蒙在鼓里,硬要说我是被什么人迷惑了双眼的二话,那么这个人自然就是明日心了!”
    “但是以上我所遭遇的一切,全部都是我自愿的,你看看现在的我,力量已经是达到了归元级,你小子此刻如何能是我的对手呢?只要我愿意的话,那么仅仅是动用一根手指便是可以将你击杀了,好了,我和你说的也是太多了,应该知道的,不应该知道的,你都是已经知道了,那么你自然就没有了存在的意义了,我便是要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归元掌!你应该是知道,这归元级便是将自己之前所学的一切彻底的归元!”
    “虽然你因为上古之力的缘故,导致你的娲皇之血觉醒,在修为上和我相差不远,但虚空百年之上还有一个虚空千年境界,这是一道巨大的无形门槛,你若是没有机遇的话,那么你是绝对过不来的,你我的力量那是有着天壤之别的,好了,我这就送你去件上官无敌,你们不是好友吗?不管是有什么话,你可以当面和它说个清楚了!“
    这一招归元掌那是融合了一切的招式,在这一刻,似乎天空都是被洛无为吸收在了手心中,这一招如何可以抵挡呢?那是绝对抵挡不住的,谢长安的护身真气再次开启,“轰“的一声巨响,这一招那是结结实实的打在了长安的身上,无辜的能量冲击灌入长安的体内,想要承受这一招,那么久一定是要拥有着极强的肉身才可以,洛无为想的很清楚啊,只要用这一招便是可以将长安击杀了,这个男人连让自己使用第二招的资格都是没有!
    但事实上,果真如此吗?“你的招式我久吸收了,多谢你了!“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