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人间苦 > 第1749章 久违的依靠
    巫支祁傻笑的档口,五只海鲜已经消失不见,化成了五道光点向着天上飞去。
    留在原地的只是五个老人,浑浑噩噩,搞不清楚状况。
    更搞不清楚状况的是巫支祁,手足无措,满眼的迷糊。
    正巧,石磊磊竟然醒了。
    看到老人的第一瞬间,就代入了关怀员的角色,完全不顾自己还是金刚芭比的模样。
    “老王头,李太太,还发啥呆啊。
    赶紧去上车等着,这里施工危险,再碰到胳膊腿。
    精神精神,动起来,痛快的。
    互相扶一把。”
    老人们可能都没听到谁在说话,迷迷糊糊中,互相扶持着就上了车。
    安置完老人,石磊磊才注意到身边的九尾黑狐和巫支祁。
    本能的吓了一跳,以为遇到了妖怪。
    岂不知她自己现在也不是正常人,堪比大妖。
    “我去,你们是谁?”
    问出如此白痴的问题,石磊磊的神经也是够大条的。
    杨仨赶紧开口提醒。
    “大头,那个九尾狐应该是你妈妈。
    那个水猴子应该是你爸爸。
    卧槽,如果这样说的话,那是我丈母娘和老丈人啊。
    那以后...”
    说到这,杨仨竟然说不下去了。
    因为他想到了更加严重的问题,让他万般也难接受的事情。
    石磊磊感受到杨仨语气中的不确定,自己试探的问了问。
    “你是我妈妈?”
    九尾黑狐慈爱的点了点头,还用大尾巴摸了摸石磊磊的脸。
    “小石头,我是你妈妈啊。”
    双方的大尾巴触碰的一瞬间,石磊磊确定了,一定是自己的妈妈,这亲人的感觉做不得假。
    “那么,你是我爸爸?”
    巫支祁好像有点腼腆,又好像没有应对过这样的情况,或者是这样的感觉已经消失得太久了,又或者单纯的是因为愧疚。
    “上辈子,我是你爸爸,不过我很不合格。
    为了给大师傅做工程,牵连到了你。
    小石头,对不起,你能原谅爸爸吗?”
    巫支祁后面的话声音很小,底气略显不足。
    石磊磊明显没有在意巫支祁后面说的什么。
    一蹦老高,很是兴奋。
    “卧槽,仨儿,我竟然还是个混血。
    你敢信?
    我做梦都想不到,我爸爸竟然是个猴。
    不是,是金刚。
    这还了得?
    以后什么特么归去来,什么特么诸天会,咱们还怕谁?
    你等着,从这出去,咱们就踏平归去来。
    让我老娘抽死西边那群臭不要脸的秃驴。
    郎生蚝,以后你对仨儿客气点,别跟我炸屁。
    否则让我家老爷子拆了你们萨满教。
    蔡老板,你以后你就放心吧。
    大黑省这边的业务全都交给我,妥妥的。
    你给我授权当个代理,看你人不错,咱俩一九开。”
    这一朝得势,目中无人的样子,石磊磊又开始飘了。
    蔡根相当理解石磊磊的心情。
    长这么大,一直无依无靠,突然有了爹妈,看样子还是强大的妖兽,怎么能够搂得住?
    心态直接就起飞了,把自己摆在了妖二代的位置上。
    巫支祁和黑石头万万没想到,石磊磊竟然是这个反应。
    宠溺的微笑相对,什么归去来,什么诸天会,什么西边的秃驴,觉得也没啥。
    只是听到萨满教的时候,就有点笑不出来了。
    到最后听到涉及蔡根,巫支祁直接打断了石磊磊。
    因为,大师傅的小脾气和小心眼,他是明白的。
    “闺女,你能跟大师傅合作,就是天大的福分。
    怎么还能要好处呢?
    即使九一分,你也不能拿一,损德行,伤福缘。”
    石磊磊一愣,赶紧摇头。
    “老爹,我是拿九,蔡老板拿一。
    我觉得已经不少了,就是挂他个名,还想咋地?”
    巫支祁和黑石头同时开口制止,都有点小紧张。
    “不行,绝对不行。”
    黑石头看样也通过巫支祁明白大师傅的脾气秉性,觉得石磊磊是在非常危险的边缘,疯狂试探。
    “蔡老板是吧,小孩子不懂事,你别往心里去。
    千万不能记在你的日记里啊,看在上辈子我家巫老三给你鞍前马后的份上,原谅孩子吧。”
    哎呀我去,蔡根都不知道咋想了。
    苦神给人留下的都是什么印象啊?
    至于那么小心眼吗?
    巫支祁也满脸傻笑,挠着脑袋。
    “小黑,看你说的。
    大师傅怎么能和小孩子一般见识呢?
    是吧?
    不能吧?”
    最后的两问,直指灵魂,好像他也不太确定。
    蔡根就是不能说话,所以也没法表态,只能唉声叹气,表达自己的无力。
    “嗯?我的孩子们呢?
    大海最璀璨的明珠呢?
    你们把我孩子怎么了?
    我就打了个盹。
    你们到底做了什么啊?
    你们都该死,该死啊。”
    巨船里发出了惊天的怒吼,看样蓬托斯睡醒了。
    也不知道他记忆里不好,还是被小可爱看的,有点神志不清的样子呢?
    刚才还对海洋五杰极度鄙视,现在张口就是大海最璀璨的明珠,前后态度差距太大了。
    蔡根赶紧看向那巨船,什么螃蟹腿,章鱼触手,胡乱一气的破船而出,好像一个巨大的缝合怪。
    如果巫支祁是栋楼房,那么蓬托斯就是航空母舰,先像是一座山压了过来,很是震撼。
    巫支祁和黑石头,立马站到了石磊磊的身前,面对缓缓袭来的巨船,同时心中一惊。
    “巫老三,现在怎么弄?”
    巫支祁高傲的仰起头。
    “小虾米,如果放到以前,做刺身都嫌他不好看。”
    “我特么问你现在怎么弄?
    你提以前有啥用?”
    巫支祁低头认真的思量了片刻,有点惋惜的说。
    “可惜,我们一家三口刚见面,就又要分开了。
    再次相见,也不知道是何年何月,我真是舍不得你们娘俩啊。”
    黑石头再次蹦起来抽了巫支祁一下。
    “我特么问你咋弄,你煽毛情啊?”
    巫支祁这次炸毛了,没了好态度。
    “这不是明摆着吗?
    非让我说出来啊?
    石猴子也是投命轮来的,本身根骨太低。
    如果假以时日,在大师傅身边,机缘不断的话,再修炼个万八千年,能让我发挥个十之一二。
    现在我只敢说,肯定死你们娘俩前面,绝对不会再看着你们娘俩死。
    大师傅,你是铁了心练我们是吗?
    问了也白问,大师傅的心本来就不是肉长的。
    我先去了,给你们趟路。”

热门新书推荐